IMG_0153  

今晚的題目是什麼?,總覺得有什麼可寫的,心情像是來到陌生的咖啡店,點了一杯熱咖啡,桌上除了奶精跟糖,空無一物,隨著咖啡蒸氣的淡薄,猜想裡頭的苦味程度,攪拌小湯匙,心情都藏在這些無意義的小動作上,卻還是有話要講,而且非說不可。

看著咖啡迴盪在杯裡,或許,可以寫些什麼了,在還未加入糖與奶精之前,一切都還沒改變之前。

說工作吧,人總得要工作,忙碌一整天,最後累癱在沙發上,看著夕陽西下,這天算告個段落,但想想,付出勞力竟變成浪費生命的形式,對於未來沒有任何幫助,只是一昧的賺取微薄的薪資,人就得要早出晚歸,過完這天,甚至一年。

有時,會望出窗外,看看公園的悠閒人們,希望能解放靈魂,去那邊散散步也行,無奈,這夢想始終隔著大樓玻璃,逃不掉,真的。

晚上,繁忙接著繁忙,從藍天變成黑夜,山下的城市點綴成億萬顆光蟲,美麗的景象就在眼前,但是沒人會去欣賞,急忙的走著,或者隨性的聊天,沒人會認真看看自己腳下的環境了,小小的空間,擠滿了人群,大家都有想法,在短暫的交鋒之後,曲終人散,沒人留戀,今天過完了又好像沒過完,因為每天都一樣。

看著咖啡涼了,到現在還沒喝一口,湯匙敲杯側的清脆響聲,飄盪在耳旁,彷彿告知時間已到了,一切又要重新開始,想說的,還沒說完,卻急忙的要畫下句點,純白的桌子似乎不能待太久,會消沉的。

翻開記記事本,規劃的事情一大堆,紅筆的軌跡來回畫了幾個圈,那是特別重要的事情,但是,好像已經無所謂了,原來事情也期限的。

當我想一個夢,那夢就會有期限,過期了沒做到,夢就會被遺忘,但不會消失,會一直存在腦中,存多太多的夢,有害健康,我得捨棄幾個夢,必須要的。

走出店外,一陣風吹來,明明不是冬天,卻感受一陣寒意,冷清的街道,很適合目前的心境,有人說,冬天適合流浪,何嘗不是,走在路上,或許可以忘記一些事,把自己拋棄在街上,毫無目的的走著。

看著樹木與街景的融合,地磚無限延伸,熟悉的異國風景,將是自我放逐的第一步,看看手錶,距離放逐結束時間還有一個小時,相當充足了,走吧,放逐的時間到了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顏思齊 的頭像
顏思齊

寧靜風景

顏思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4) 人氣()